婚姻调查
  • 债务追讨
  • 合法债务催收,正规债务追讨,专业债务清欠
  • | 侦探资讯
  • 私人侦探 > 新闻中心 >
  • 私家侦探行业调查,一边是违法一边是维权

      3年前,私人调查业经历了政策不明朗的迅猛发展期,却一直游走在法律边缘。在今年的大规模打击侵犯个人信息犯罪的风暴下,私家侦探已经走到了生与死的十字路口。4月20日,曾经名动一时的广州市九头鸟市场调查研究公司被天河警方查封。此时距“九头鸟”成功注册“私家侦探”商标满3年的庆典日只有半个月。

      2009年5月5日,广州九头鸟调查事务所获得了国家商标局颁发的“九头鸟”字号的私家侦探《商标注册证》,成为广州第一家成功注册私家侦探类商标的侦探公司。一直游走在法律边缘,私家侦探这一行业传入中国后,一直没取得合法身份。目前,中国还没有一部法律明确禁止或允许私家侦探的存在,大量的私人调查公司游离在法律空白处。1993年,公安部通知,禁止开办“私家侦探社”性质的民间调查公司;1995年,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与国家经贸委联合发文,禁止开办追债公司。

    私家侦探行业调查,是违法还是维权

      2002年年底,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调整商标分类注册的范围,新增允许注册类别包括提供私人保镖、侦探公司等安全服务,但仍未允许颁发营业执照。“九头鸟”之所以著名,在于其成功注册“私家侦探”类商标的意义,它是广州第一家成功注册此类商标的公司。但即使成功注册,其中的曲折也足以说明这个行业的身份尴尬。在中国商标网上,记者查询到,“九头鸟”于2005年8月份提交商标注册申请,于2009年才正式通过。这意味着,为了这一纸注册证,“九头鸟”市场调查公司的法人代表李广等了3年多。李广对记者透露,“成立‘九头鸟’时,我们本想叫‘调查所’,但工商部门不批。于是便加了‘市场’二字。”浙江义乌徐杰商标事务所主任徐杰对此表示,注册商标与取得营业执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几乎任何东西都可以注册成商标,但目前,国内还没有任何一家私家侦探公司能申请到工商部门批复的营业执照,也就是说,私家侦探公司在国内属于非法经营。南方日报记者查询相关商标注册信息了解到,“九头鸟”的商标注册证为4834589号,注册人为“广州市荔湾区九头鸟市场调查事务所”,核定服务项目为第45类。

      根据商标注册目录,第45类的第一种包括私人保镖、侦探公司、夜间护卫、寻人调查、安全咨询、治安保卫咨询、安全及防盗警报系统的监控等。“九头鸟”饮了头啖汤,后来者却没那么幸运了。李广说,近两年成立的同类公司,只要有“调查”两个字,即使加上“市场”二字也不能领执照了。于是,它们便改称为“信息咨询公司”、“商务咨询公司”等。在这些调查公司的网站上,大多数都强调是“正规注册”的公司,业务范围包括“男女婚外情调查,追讨债务,商业打假,包二奶调查,婚前调查,全国信息资料查寻,寻人查地址,证据调查,债务调查,打假维权,私人保卫”等。而记者查询了多家调查公司的注册信息均发现,他们被允许的营业范围,多为企业管理咨询、知识产权信息咨询等方面的业务,并不包括进行侦探调查等。资料显示,国内现有各种私家侦探机构约3700家,从业人员有两万多人。

      北京私家侦探据媒体报道,近几年来,婚姻调查业务已占到他们总业务的6成左右,客户主要是女性。尽管市场上也有调查机构接受正规公司委托进行知识产权维权,但由于身份不明朗,让他们不得不小心行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私人调查公司老板透露,公司与一些政府部门时有合作,由于调查业在中国还处于灰色地带,加上最近“九头鸟”等调查公司被查,业内风声很紧,他并不愿意更多透露从业情况。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何家弘更倾向于把这种机构称为“民间证据调查人员”,“现在这些人很少介入到刑事案件中,所以绝大多数都设立一些经济纠纷来、家庭纠纷、民事纠纷之中,可能也反映了现在中国社会的一种现状。”何家弘教授指出,除了国家法规应尽快出炉外,行业细节规范的制定也迫在眉睫。

      他认为,这些“民间证据调查人员”的存在具有一定合理性,但非常关键的就是要迫切加强调查手段的规范。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周泽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认为,侦探公司的繁荣是一种合理的现象,因为社会有大量的这种需求。即使这样的调查公司没有被明确允许或者禁止成立,但只要在合法的框架内行事,就应该允许其发展。周泽表示:“私家侦探、调查公司,这些都是正在发展中的行业,出现一些问题是正常的,但我们需要给它一个良好运行的时间。”记者调查发现,即使处于打击侵犯个人信息犯罪的风暴中,目前一些调查公司仍然照常营业。但现实的情况是,除了在行动中被打击掉的一些非法公司,一些调查公司在持观望态度,已经表示暂停营业,不接受业务。私家侦探业务探访如今徘徊在十字路口婚姻调查如果需要拍到上床等更私密的照片,也不是不可能,但需要更高的价格,约5万元左右,而且不能签合同。5月12日,南方日报记者来到了位于天河区银河大酒店的广州邦尼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假称自己已与男友订婚,但怀疑他“在外有其他女人”,希望能够委托该公司进行调查。

      自称为公司老总的黄先生热情接待了记者。一进门,他就先让记者查看了该公司的营业执照与税务登记证以及自己的“婚姻咨询师”的职业资格证,以表明自己的“合法”身份。记者注意到,该公司营业执照上注明的经营范围包括:企业管理咨询;知识产权信息咨询(专利代理除外);市场调查;营养健康咨询服务(不含医疗诊疗服务)。为了打消记者的疑虑,黄先生表示,他们的拍摄都是在公开场合进行,比如大街、餐馆、KTV,酒吧,酒店等地,但是“在室内私人空间的照片我们不能拍,这样是违法的。”而对于记者提出的监听与查询通话记录等要求,他也表示难以办到。

      打假维权尽管商业打假调查员身份不受法律保护,调查过程中免不了铤而走险,但其打假意义已经在向法律维权靠拢虽然这些非法调查公司侵害了个人权益,扰乱了市场秩序,但在私人调查业内,有的调查公司从事着知识产权相关的调查工作,却被给予了积极的评价。

      在这项业务中,调查员以“老板”的身份与假货的批发商、工厂厂主接触,继而卧底进入假货窝点调查取证。李方(化名)就是这样的一位打假人。他所在的广州智成迅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成公司”)受雀巢公司的委托,调查市场上假冒雀巢的产品,前不久刚刚打掉一个窝藏假冒雀巢调味品的仓库,查获假冒产品共325箱,价值超过30万元。李方向记者讲述了智成公司是如何查获这批假冒产品的。两年前,雀巢公司发现在非洲部分国家出现了假冒的雀巢MAGGI汤粉,随着线索追查,一路查到了广州,并委托智成公司进行调查。李方说,“生产假冒汤粉的工厂很隐蔽,我们也只是知道大概地址,但具体在哪里,至今仍未发现”。随后公司将注意力放在了货物中转的仓库上,但该产品存货出货时间往往只有短短数日,打击难度很大。5月5日,智成公司的调查员发现有大量雀巢汤粉运入云城西路的一间仓库,于是悄悄偷出一包样品。

      经检验,该汤粉为假冒产品。随后智成公司又派员工前去仓库踩点,断定该批商品均为假冒。5月7日,智成公司向白云区工商局递交了举报材料,一天之后,工商部门工作人员即将该仓库查处,一共发现325箱假冒雀巢汤粉。智成公司的工作人员李小姐透露,“做这一行要很专业,我们的线人大部分都是公司的员工,只有极个别情况才选择兼职的线人”。“员工经过培训合格后能够适应各种情况。比方说我们在白云区打掉的假雀巢一案,我们的员工就是只身深入转运假货的仓库,做起了搬运工才掌握了假货的确切位置。”李小姐说。沪家律师事务所律师贾明军认为,比较成熟的调查公司已经成为知识产权、尤其是知名国际品牌打假的线人。尽管商业打假调查员的身份依然不受法律保护,在调查过程中也免不了铤而走险,但其打假意义已经在向法律维权靠拢。